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竹里馆

古人在这里弹琴复长啸,今天你在做什么······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书话)00703 东居闲话  

2011-09-10 19:02:16|  分类: 一书多话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李长声著·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出版发行·责任编辑卫纯·封扉设计罗洪·新华书店经销·北京市松源印刷有限公司印刷·版次2010年11月北京第1版第1次印刷·开本890x1168(1/32)·印张9.5·字数194千·彩插21幅·印数0001-8000册·定价28元。】

       二零一一年九月一日上午购于深圳中心书城24小时书吧。

       最初知道李长声,能想起来的只是从他的《日下书》。可惜装帧不佳,不仅毫无特色,还白惨惨的像贫血;尤其让我联想起讨厌的《书中书》。——赶上去年底那次卖书换米,一并就与八百多本拉到了尚书吧。

       接着《枕日闲谈》,依旧左右逢源,痛快淋漓,不过装帧强多了,舍不得卖,“留中不发”。

       接着就是这本《东居闲话》,开本与《日下书》同,比《枕日闲谈》略高。装帧就是不如《枕日闲谈》,而且有那么点担心即使李长声的,读多了是否也会感觉疲劳?于是买来并没有急着看,放放再说吧,什么时候不那么冲动了或不那么心存抵触了,再去翻它。

       书是九月一日买的,在中心书城二楼跨街通廊里的“24小时书吧”。其实,半个多月前,它还叫“星光阅读栈”,不过是在一楼南区,紧邻尚书吧,也是通宵书店,只是没有酒吧、咖啡吧“吧”的成分。一年多前就听说过要搬迁,一直没见动静,忽然看到八月二十八日《晶报》之《深港书评》版头下的一则小广告:“向上一小步升级一大步··· ···地点:中心书城跨界(二层中厅)西侧24小时书吧。”有了预感。九月一日这天,是要去博物馆参观青海佛教文物展的,顺路,时间又早,于是寻到24小时书吧坐坐。

       一坐,坐在了蒋勋旁边——《蒋勋说<红楼梦>》就在手边,这是书店放在“吧区”漂流的。近来对《红楼梦》有关书籍感兴趣,拿起翻翻,却发现正文开始的部分缺了二三十页——其实“页”还在,就是空白。不过还是高兴,高兴发现了又一种说红楼,何况是台湾著名文化学者蒋勋的。走进“书区”,把残书交给店员,麻烦他看看有没有新的,结果他一抱抱来了一摞,原来有一至四辑。书架和书明显比“星光阅读栈”时候少了,不过窗要明一些,照明也改成了灯管,草草游弋一番,又发现了这本《东居闲话》。坐下翻翻看看,而且掂量着买与不买,时间过得真快,青海文物展是看不成了,抱着四册蒋勋和一册李长声回家慢慢“闲话”,不过心里还在嘀咕着今后几天的伙食费。与店员闲话中得知,孙经理换成了张经理,孙先生专职采购去了。怪不得那幅小广告中的漫画也变了,原来是一位男性站在一摞书上(捧着书读,遮了半个脸,你以为就认不出爱书的孙经理啦),一位女性屈居下面;如今是女性高高在上,而且对下面的男子指手画脚的,——恐怕那位张经理是位女性了。

       这两天才敢读《东居闲话》,对李长声可见是郑重其事的。其实也是忙着读《书痴范用》,一时冷落了李先生。果然,《东居闲话》已经没有太令自己兴奋,虽然行文还是那么利索,气韵依旧洒脱,还穿插了几幅著名的浮世绘,其中就有歌川广重的《东海道五十三驿·庄野白雨》。直到《君若写诗君更好》,才几乎跳起来——事实是站起来,点了一支烟··· ···

       《君若写诗君更好》开篇说:“常说中国是诗国,是礼仪之邦,听来却如同说咱家也阔过,看看身边,哪里有多少诗国的做派呢。”——此类闲话虽不是第一次听到,不过爱听,刺激!作者介绍:“日本报纸一般都设有这种栏目(报纸上的和歌、俳句栏——笔者注),甚至就设在头版,而且不是为专业作者而设,完全任读者投稿。例如《朝日新闻》纸面上有一个豆腐块,不,小若臭豆腐,叫《应时之歌》,··· ···该报还辟有川柳栏,每天选取数首,用几个字评点,点到为止。点评臧否是日本诗歌的传统,川柳(作者说:川柳与俳句各有来路,但也可以说,俳句打油就变成川柳。——笔者注)之所以叫川柳,即出自十八世纪一个专事评点的人的名字——柄井川柳。··· ···总之,这种事在世界上独一无二,无疑是日本文化的一大特色。”——我们为什么不能有?何不也拿来?《晶报》既然新开辟了《深港书评》,无妨也来试试川柳(不是牛柳)!李长声就认为:“中国学日本漫画已蔚为大观,报刊何不再学学他们那样的诗歌栏目,比如开设豆腐块似的绝句栏,也不妨选来网上的作品点评,持之以恒,或许哪一天复兴了诗国也说不定。”——说到我的心坎里去了!他这篇文章好像是为我(等)写的,不仅言我(等)所想,而且激励的不正是我(等)所为?

       我也作古体不过多属打油诗,类似日本诗歌中的“川柳”。试拿一首作于大运会期间的《糊涂观众》献丑,合不合严律不说,至少类似于川柳的“好用应时口语,跟生活脸贴脸。”“滑稽多乐在嘲讽”。诗曰:“票务不知何处去?殷勤怎堪黄牛党?原来法日是女足?亘古糊涂一老翁。”诗后还有一段自己的按语,在此不录,可参看本人的原创诗稿。

       李长声还说:“诗词是汉语的结晶,这一点任何语文都做不到,君若写诗君更好。”——我真幸运,也忝列“君更好”之列了。二零一一年九月十日记于深圳莲花山下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6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