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竹里馆

古人在这里弹琴复长啸,今天你在做什么······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诗稿)送克利斯朵夫之湖湘,怅然若失  

2011-10-06 17:54:07|  分类: 原创诗稿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三湘子弟多豪气,四水女儿水灵灵。

纪念碑下初结识,黑云压城城欲摧。

长沙摈榔湘刺绣,橘子洲头韶山冲。

郴江幸自绕郴山,为谁流下潇湘去?

       按:秦观的词句“郴江幸自绕郴山,为谁流下潇湘去。”虽不算脍炙人口,却是最欣慰的——何以欣慰(不止于欣赏)?即如苏轼所言:“少游已矣,虽万人何赎!”词的婉约体现无遗,又一点不小家子气。自己与湖南的联系,印象最深刻的,一是八九年那段难忘的日子,百校云集广场,就有湖南大学,认识了一位女学生,那样美丽稚气那样纯粹无畏,虽在城欲摧的时刻,谈吐也还是那样温柔。其次是九三年间两度出差湖南,领略了大嚼摈榔的时髦(即是习俗也是时尚),大排筵席的奢靡。三湘四水自然是湖南的别称,如今朝夕晤谈的克利斯朵夫就要到那里去了,买下这本书(法国罗曼·罗兰的《约翰·克利斯朵夫》,傅雷译文,中国友谊出版公司出版,版画插图珍藏版)的偏又是湖南师范大学的一位学生。——能不令我浮想联翩?十月六日记于深圳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2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